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> 冥王宠后:毒邪五公主> 566章 大结局下

566章 大结局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第567章大结局下

  “他来了,正带着主力大军牵制住了城外的四海军力,很快,他会过来了。请大家搜索(@¥)看最全!宇晟半边面容泛起自信的笑容,眸光阴寒的盯着大阵之外的身着朱红地龙战甲的四海女帝官嫣儿,也是曾被他杀害的神女。
  “官嫣儿,独孤寒,这一次你们的死期到了。”
  宇晟紧盯着相拥的官嫣儿与独孤寒,半张脸泛现阴毒的笑容。
  官嫣儿与独孤寒相互对望,皆不屑的笑了,独孤寒看向宇晟,说:“我听你说这句话好多次了,可从没有让你如愿,这一次要做个了结,今日的死期却是你的。”
  “听说你去求救兵了,还是快让我们看看,你请来了何方神圣吧。”官嫣儿笑着说。
  楚云飞倏然走近她低语了几句,她美丽的瞳眸里立现惊愕之色,回头看向深蹙眉宇的楚云飞说:“怎么会是他?”
  楚云飞摇了摇头,又道:“他带来的大军已然与城外我们的大军对持而立,如果他真要帮宇晟,我们本有的胜算战事,局势将会变成势均力敌。”
  官嫣儿微眯美眸看向身边的独孤寒,刚要开口。一道白光乍现在他们的面前,从耀眼的白光传来爽朗的笑声。
  “哈哈……,嫣儿,时光飞逝转眼已经有两年多没见了,你终如愿与独孤寒相见,是不是早把我这位知己以及救命恩人给忘得一干二净了。”
  白光渐渐散去,现出霍俊豪一身华丽白衣裹挟着他高大健美的身形,依然美得让人心醉的面容呈现妖魅的笑容,缓缓走向官嫣儿与独孤寒二人。
  众人看到突然出现的霍俊豪无不惊得目瞪口呆,他们万没想到,宇晟请来的救兵竟然是他。
  楚云飞面色凝重的看着霍俊豪,这个曾经被他似为同病相怜的挚友,被嫣儿种下情-蛊的霍俊豪,他一直认为嫣儿如此对霍俊豪不公平,可是,嫣儿若不如此恐永远也出不得妖域,她善意的欺骗可谓用心良苦,楚云飞曾不止一次设想着,当霍俊豪从情-蛊醒来时,他必会恨极了嫣儿。
  那么现在,这个设想终于要成真的吗?现在的霍俊豪还是一如既往的桀骜狂狷,似乎太平静了,楚云飞觉得霍俊豪平静的背后必是隐藏着什么。
  例如,宇晟又为何能请得动他前来助战,他们之间有着怎样的关系。
  楚云飞的思绪在飞快的旋转着,他甚至都想到霍俊豪本很可能是宇晟安插在女帝身边的细作,一切都是假的,可,他冒着生命危险相救嫣儿,并用心血滋养嫣儿重生,这又怎么假得了。
  霍俊豪妖孽的面容带着戏谑的笑意,慢慢走到面色肃然的官嫣儿与独孤寒身前,斜挑剑眉说:“怎么一副见鬼的表情,是真的忘了我,还是,不想见到我啊?”
  “俊豪,你,你怎么会和宇晟……”官嫣儿面对霍俊豪有一丝愧然,她开门见山的问道。
  霍俊豪现出一丝不悦瞪了一眼官嫣儿,又瞪向独孤寒,咬牙切齿的说:“宇晟不去我那里,我还不知,原来我不只是用心血让我的嫣儿重生了,还有你这个令人厌恶的家伙,我为嫣儿做什么都心甘情愿了,你却是不然,我今天是来向他讨债的。”他说着修长的手指点向独孤寒的心口,又道:“独孤寒,说吧,你要怎么报我的救命之恩呐?”
  独孤寒抬手打开豪俊豪的手,冷冷的说:“说话注意点,嫣儿是我的娘子,不是你的,请你注意言词,不要毁我娘子清誉。
  嫣儿却是被你所救不错,而我是被嫣儿的心血滋养重生,与你无关何来报答。”
  “放屁,我若不救嫣儿,你能活吗?”霍俊豪气愤的大叫着。
  “你救嫣儿,嫣儿救了我,一马归一归,对于嫣儿你也别想求得什么,不管是我与嫣儿哪一个,都没要求你来救。”独孤寒说。
  “独孤寒,你知不知道你长了一张很欠扁的脸。”霍俊豪暴怒,抬起钢拳打向独孤寒。
  “好了,你们别一见面闹,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。”官嫣儿倏然挡在独孤寒的面前,霍俊豪的拳头可让她的面颊感觉到他的温度。
  霍俊豪桀骜的神情,突变得阴沉之极,还着极寒之意盯着官嫣儿,说:“你个骗子。”
  官嫣儿听到他的话,看到他眸闪过的伤痛,她的心一阵绞痛,愧然的低垂眼帘,说:“对不起,我……”
  霍俊豪邪魅一笑,收回拳头挥了挥手,说:“算了,事情都过去了,好在我现在真的爱了婉仪,知道吗?她怀孕了,再过几个月我要当爸爸了。”
  “真-的-吗?”官嫣儿看着又恢复邪魅狂狷的霍俊豪,她为他种下情-蛊,为的是他可摆脱对自己的痛苦的单恋,现在真的如她所愿了吗?
  霍俊豪看着官嫣儿脸的欣喜,嗤笑一声指向独孤寒说:“看把你高兴的,我这要做爸爸的人都开心呢,我看你这开心是为终于甩开我这个麻烦,再没有人跟你夫君为敌,而欢喜之极吧。”
  “不是,不是,俊豪,我那样做,不管你信与不信,我都是为了你……”官嫣儿欣喜的说。
  独孤寒拉官嫣儿回自己的身边,看着她说:“他不会信的,不过这到是最好的结果。”
  官嫣儿笑着点头,遽然转头问霍俊豪说:“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,宇晟怎么会请你来?”
  霍俊豪傲然环视一周,看着他曾经熟悉的面孔,他微微叹息一声,再看向官嫣儿说:“嫣儿,你还记得我曾与你讲过,童年的我是有娘亲有爹爹,有幸福快乐家园的吧。”
  官嫣儿看着他眼的悲伤,她如被传染般眸也现出一丝伤感,心突的涌现一个猜测,愕然的说:“难道你失踪的父亲是……。”
  “是啊,是宇晟,这个天杀的负心汉,他改头换面隐性埋名欺骗了我娘亲一生,那时他姓霍,所以我叫霍俊豪,可在前几天我才知,我真正的姓氏是宇,我应该叫宇俊豪。是不是很可笑?”霍俊豪凄然的笑着,摇了摇头,又道:“他去求我救他的家族,你应该知道娘亲对他的深情,得知真相后,娘亲非但没有怨恨他,还来求我出兵助他。我不愿,娘亲便以死相逼,我只能前来……”
  官嫣儿看着霍俊豪的颓然,她淡然一笑,说:“那么,你是选择了与我为敌?”
  “不,我怎么会与我的嫣儿为敌呢,我想到了一个万全的方法,这也可说是我要你们报答救命之恩。”霍俊豪说着,他回头看了看大阵后正焦急看着他的宇晟,邪肆一笑,说:“他要我保他的家族,好,我保他,但我要他的神帝之位。”他回头看向官嫣儿与独孤寒,笑道:“你们可舍得以神帝之位报答我的救命之恩?”
  官嫣儿闻言转头看向独孤寒,独孤寒不所谓的耸了耸肩,示意她可全权做主。
  “我不是非要做神帝,只要你能做个英明的君主,这帝位你拿去吧。我正好可与阿铮回神境过逍遥的日子。”官嫣儿笑看着独孤寒说。
  霍俊豪怅然一笑,说:“我也不想做这神帝,只是,他得到了你,我若不在你的手得到什么,心里总感委屈,现在好了,他得美人,我得江山还算公平。”
  “你这样决定,宇晟与凤弘懿恐怕……”官嫣儿说。
  “我出此主意,我知你们必会同意把帝位让于我,于宇晟我是他的儿子,继承他的帝位也算顺位。几百年前我家园的破败皆因为他,我怎可如他心意,再让他做回神帝,现在他有求于我必不敢不同意,至于凤弘懿由宇晟去说服吧。
  帝位好解决,可你们的恩怨不解决,这大战恐怖是无休止的,依我想这是你们个人的恩怨,偏拉进这么多无辜的人与你们一起同生死,岂不是造孽,趁这时我做个间人,你们几人把一切恩怨了结,别再伤及无辜。”霍俊豪说。
  官嫣儿微凝黛眉看着霍俊豪,本是讨伐宇晟与凤弘懿,却被霍俊豪说成为一已私欲挑起战争,表面他的说辞却也不可挑剔,如果能说得能的道理,又何来战争,只是他的背后……
  “好,依你说的,我们自己的事自己解决。”独孤寒笑说,低头看向心疑惑的官嫣儿,轻抚她的背脊给她安慰。
  官嫣儿读懂了独孤寒眸的深意,她笑着点头表示同意他的话。
  “那好,我的大军也只是摆摆样子的,绝不会动,我这让宇晟找开大阵,再将神将们撤离,之后嫣儿你再调离你的部下。”霍俊豪说着先走向大阵。
  霍俊豪与宇晟隔着大阵说了他的要求,宇晟还没有回答,凤弘懿却是暴躁的跳起。
  但最终,宇晟劝说住了凤弘懿,神将被撤离后大阵也被打开。
  小乌飞到官嫣儿身边,说:“嫣儿,让你进你的神识去,我觉得这狐狸精怪怪的。”
  “不,不用了。”官嫣儿向都关切看向她的朋友们,又道:“如俊豪说的,一切恩怨终止与我们吧,不管结果如何,都是我与阿铮必须面对的。”
  “是啊,毕竟我们都欠了他的,该来的早晚都躲不掉。”独孤寒说。
  “主人,我跟着你他们不会发现的。”黑曼精想伸展枝条进入官嫣儿的身体,还是被官嫣儿拦下了。
  宁承煌把金罗盘与魂幡交于官嫣儿的手,看着二人眸盈满担心之之色,说:“一旦有不对,马用罗盘告之我。”
  官嫣儿笑着拍了拍宁承煌的肩膀,然后将兵符交于楚云飞后,两人便走向了神殿。
  王者们都进入了神殿之,三方的军力却没有一点懈怠,都严阵以待的密切注意着神殿的动静,一旦有异常都想抢占先机。
  大殿之,宇晟与凤弘懿坐于一边,官嫣儿与独孤寒与他二人对面而坐,霍俊豪则坐于四人间,看着神情各异的四人,他淡然开口,说:“今日我不偏袒任何人,只为平息战乱,你们也心平气和的商议出一个和解的方法吧,达成协议后从此恩怨皆无。”
  “我想问问宇晟,你勾结龙凤二族杀我如何了结?”官嫣儿问。
  凤弘懿傲然冷笑着说:“笑话,那是你一世之事,与你这一世无关,再者,至古以来谋政者必善为权力之争,神女之死只能说她愚蠢,做不得神帝这个位置。”
  “哦,那我夫千年前被你们屠害全族之仇,二位也是不想了结了。”官嫣儿笑着说。
  “本没得商量。”凤弘懿强势的瞪着官嫣儿,话落他突的站起大手拍向桌面。
  “咔吧。”
  由独孤寒与官嫣儿的坐位突响起绷簧的声音,立时从椅子冲出几条金色绳索紧紧束缚住了二人。
  凤弘懿看二人被捆绑住,张狂的大笑道:“你的前世与于可笑的良善之心,这一世的你是彻底的笨死。”
  “你们这是做什么?快放开他们。”霍俊豪面色变得阴冷,怒瞪着凤弘懿说。
  凤弘懿冷哼一声不予理睬霍俊豪的责问。
  “怎么,我是你劝说他的方法吗?”霍俊豪看向宇晟说。
  宇晟愧然一笑,语气极为温和的说:“豪儿啊,这个结果不是很好吗?只要杀掉独孤寒,你可重新得到官嫣儿了。”
  “呵呵,你会将官嫣儿这心腹大患留给我吗?我可是记得千年前你是如何扩散宇琼玉与独孤寒的,还有六十年前那一次,你为除了独孤寒再次牺牲女儿的幸福,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好,会成全我与嫣儿了。”霍俊豪鄙夷的笑看着伪善的宇晟。
  “豪儿,我是不是还在记恨我抛弃你与你母亲,我那时真是逼不得已啊……”
  “好,我相信你那时的不得已,那现在,你完全在能力做到答应我的事了,开始吧。”霍俊豪说着,抬起修长的白皙的手指指向凤弘懿,狂肆一笑。
  凤弘懿见霍俊豪那阴毒的笑容,怒瞪向宇晟,说话:“你,答应了他什么?”
  宇晟一把拉住暴起的凤弘懿,说:“现在大敌当前,大哥你冷静一点好不好。”说话间他迅速附于凤弘懿耳边小声说:“那只是权宜之计。”
  霍俊豪把宇晟的小动作看在眼,越发厌恶他的行径,他嗤笑一声,说:“我这人可是较真的很,如果做不到那我立刻撤兵回去了。”
  他说着,一扬手将一个影符甩到凤弘懿的面前,妖艳的容颜笑意更为阴寒。
  宇晟见影符大惊伸手去拿,却被凤弘懿先一步抢走,展开后他看到的是影符记载了宇晟答应霍俊豪,会诛死当年杀他家人,害他母亲伤了双眼之人。
  “你竟然以杀我为条件,向他求来救兵,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,你难道忘了你是怎么做神帝之位的,没有我凤弘懿扶持你,你算个屁。我还把我最疼爱的mèimèi嫁于你,你做神帝之位一心想着修炼修炼,是我,是我一直在帮你管理着神域,如今你危难之时我凤族仍不离不弃与你奋战。
  你在去求向他求救兵时,心想到这个结果了,是不是?我真是这天下头号傻瓜,还安慰着自己你不会忘记凤族对你的恩惠,不会对我那般绝情,没想我凤族最终成了你还多年前的孽债的本钱,你这个白眼狼,你休想丢弃我凤族再求富贵,我是死也要拉着你一起下地狱。”凤弘懿愤怒的狂吼着冲向宇晟。
  宇晟面对凤弘懿狂猛手攻势逼得连连后退,焦急的大喊道:“大哥,你别生气,先听我说,你对你恩重如山,我怎么能害你。”
  “你不能害他,那你是在蒙骗我了。”霍俊豪看着缠打在一起的二人,冷眼旁观着还不忘扇风点火。
  “豪儿,你不要再说这话,我们都是一家人啊,此时外敌还没有击退,我们不能内讧啊。”宇晟焦急的看着霍俊豪喊道,可看到霍俊豪那冰冷的目光,他的心如被冰锥刺一般,疼痛之极又感寒彻心扉。
  这个儿子,他看得简单了。
  当年宇晟为能成为神帝,他求助于凤弘懿,被凤弘懿的mèimèi凤弘慕爱,能娶到凤女凤族便会全心为他成帝位,但凤弘懿向他提出一个要求,便是此生只能有慕儿一妻子,再不可爱别的女子,宇晟便豪不犹豫的答应了。
  千年后,妖皇应邀来参加神域的盛会,宇晟对妖皇身边跟着的一位绝美的女子一见钟情,那女子便是霍俊豪的母亲,狐族的长公主涂山娇,从此相思成灾。
  最后他借修炼之名,改变了容貌与姓名去狐族苦苦追求狐族长公主涂山娇,后来,两人皆坠入爱河,他成为狐族公主的夫婿,一年后生下一个极漂亮的儿子。
  那是他这一生,最幸福的快乐的日子,心爱之人在怀,漂亮的儿子围绕着他们玩耍,他越发的乐不思蜀。
  可是在孩子刚过完五岁生日后,厄运降临。凤弘懿悄悄的找到了他,凤弘懿将他约出去说话,却以玄阵将他困在山洞,等他冲开玄阵跑回那个美丽小家园时,空气弥漫着浓重的血腥之气,遍地的尸体流淌的血汇聚成蜿蜒的小河流入他最喜爱的芙蕖池。
  他找不到涂山娇和儿子,那一刻他恨极了凤弘懿,他想为妻儿报仇,可是,他最终放不下高高在的帝位,悄然回到了神域去。
  时间一久,那份伤痛慢慢的消失,他到是庆幸凤弘懿将他从情关拉了回来。
  而一切,从新一届妖皇诞生时,那个他更熟悉不过的名字,让他又勾起了对往事的追忆。
  他的儿子成为了妖皇,他欣喜之极,他为儿子自豪。可他只能遥望于东方,不敢去看望他们母子。
  即便是见了面,他们母子也不会认得他,因为,当年他不管是面貌还是姓名都是假的,他自知愧对于这对母子,只当那是心底深处一个美好的回忆,再不去触碰它。
  没想,突来的危机让他不得不厚着脸皮求儿子助他抗击敌人。
  在发生事变之时,他派心腹去调查霍俊豪,方知六十年前,救走官嫣儿的竟然是自己的儿子,儿子以自己的心血救活了他的敌人。而令他欣喜的是,官嫣儿竟然对儿子以情-蛊,让儿子情移别的女人身,这对于一个深爱之人来说,那应该是极冷酷残忍的剥夺了爱的权利。
  他来到妖域狐族没敢去见涂山娇,以神帝之名求见妖皇,欣喜的与儿子相认后,却不敢寄希望让他愧疚的亲情,只有用官嫣儿对儿子种情-蛊之事,给了他一个开口相求的好借口。
  他为霍俊豪解去了情-蛊,霍俊豪如他所愿答应出军,但条件是,他要报凤弘懿伤母亲双眼之仇。
  他没得选择自有答应了,按他所想战事结束后,他会把想办法把凤弘懿交于儿子处置,却没想,敌军还在外儿子挑起了内讧。
  他终是明白,儿子这是将计计,他求来的救兵现在成了追命阎王。
  儿子冷酷的眼神,让他害怕,他的儿子要向他fùchóu,因为他也是当年导致涂山娇瞎掉双眼的罪人。
  儿子乐此不疲的对暴戾的凤弘懿火浇油,不管他怎么解释凤弘懿已经急红了双眼,尽信了霍俊豪的话。
  节节败退的宇晟终是被凤弘懿打怒了,两人如狂暴的野兽般拼杀着。
  官嫣儿与独孤寒都被困在椅子,霍俊豪并没有想将他们解救出去的念头,却是幸灾乐祸的看着宇晟与凤弘懿两人厮杀,她转头看向独孤寒无奈一笑,说:“等他们一死,我们将成为俊豪下一个戏耍的对象。”
  “呵,欠了他的,任他玩一会吧,从此再不相欠到好。”独孤寒极为轻松的笑着说。
  两人正说笑间,霍俊豪走向已经两败俱伤的宇晟与凤弘懿。他眸立现狠戾与绝杀,刹时间点二人身的几处大穴,举掌打在二人的眉心的神海穴位,运动全向全身的神力吸取他们的神力。
  “你,你这个小畜生,快给我,放,放手。”凤弘懿被点大穴动弹不得,只能惊恐之极的任霍俊豪吸走体内的所人神力。
  宇晟拼命摇头,慌乱的叫道:“儿啊,豪儿啊,不要,不要这样对我,我是你的父亲啊。”
  “哈哈……,父亲,我的父亲在我五岁之时死了,这是冒认亲的下场。”霍俊豪冷冷笑看着惶恐的宇晟,如此冷血薄情之人,怎配做他的父亲。
  他转眸看向咒骂自己的凤弘懿,说:“我出兵,取你的狗命是其一,之后,我会挖出你的双眼,然后再让你尝尝万鬼噬身的滋味,那些鬼厉是被你害死的我的亲人与族人们,连你的魂魄都会被他们分食殆尽,凤家的凤王,曾经受万人敬仰的强者,我要让你以最惨死的方式死去。”
  霍俊豪指向如一滩烂泥的宇晟,说:“你,神域之王,却是满腹的狼心狗肺,虽然我不想承认你终是我父,我不会弑父。
  如果,你去狐族能去看看我娘亲,我可能不会向你手,而你,不但没有去见她一面,连是否安好都没有问她一句。枉娘亲这一生都视你为忠爱之人。
  你现在是废人一个,从神帝到废人这大起大落,应该足够你好好口味了。”
  “哈哈……,好痛快!”
  拥有了绝顶神力的霍俊豪,周身散出耀眼的白光,渐渐幻化成一只巨大的九尾神狐之形,放射出极强大的神息。
  狂肆的笑声在空旷的殿宇回荡,显得极度的恐怖。
  官嫣儿看着冷血狠毒的霍俊豪,转开视线长叹一声,从他一出现时,一直压抑着心的愤怒,这时才应该是他的真正的情绪吧。
  他恨她,非常的恨她,因为她为他种了情-蛊,终止了他对她的爱。
  得到了宇晟与凤弘懿神力后的霍俊豪,真亲手剜出了凤弘懿的双眼,再放出鬼厉啃噬着凤弘懿的身体。
  他看着强压巨痛紧咬牙关的凤弘懿,心是无的欢畅感。
  突然他一扬手一道玄光冲破殿宇之顶,瞬间整个殿宇被万道玄光笼罩,形成了极为坚固的结界神。
  独孤寒看到那玄光心感不妙,猛一用力想挣开身的绳索,才知那强索并不是一般的绑神索。
  与此同时官嫣儿看到玄光惊呼道:“这,是狐族的镇族之神器,他以神器封了神殿是不想让我们出去。”
  二人皆知道霍俊豪必不会那么简单的放过他们,又因他们的重生都归功于霍俊豪,他们不能视他如仇敌一般的对待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